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内新闻 主持专区 舞蹈专区 书画专区 影视专区 自主招生 艺术考生 招生简章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芳华隽永七十载 金秋硕果满枝头——墨林艺校助阵牡丹江一中70年校庆圆满落幕!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艺考导读
+ 墨林艺术学校 > 艺考导读 >
用户名:
密 码:
常用工具
牡市教育
全国高校
媒体视角
 
艺术生优秀学员
+ 墨林艺术学校 > 艺术生优秀学员 >
牡一中墨林学子中央戏剧学院马群再次荣登《学子》
点击次数:545 更新时间:2017-3-7 7:46:00 【字体:↑大 ↓小
牡一中墨林学子中央戏剧学院马群再次荣登《学子》

 

牡一中墨林学子中央戏剧学院马群再次荣登《学子》



录取:中央戏剧学院 电视剧创作(全国第7名 省第1名 229分)
通过:中央戏剧学院 影视导演(全国第3名 省第1名 335分)
通过:中国戏曲学院 戏文(全国第1名 省唯一 183.7分)
通过:中国传媒大学 戏文(第3名 135.3分)
通过:中国传媒大学 文编(第5名 146.59分)
通过:南昌大学 戏文(第4名 168分)
通过:吉林大学 编导(第16名  413.1分)
省考:编导 257分 影评:90分

------------------------------------------------------------

 2016年第12期《学子》特约稿——
 
我 的 艺 考
 

作者:马群(一中)牡丹江墨林艺术学校2014届艺考班学生

  


 

有一声召唤,如海妖的歌,明知有可能沉船,水手们还是扬起了帆。——田沁鑫 《断腕》

      艺术高考,在大多数眼里都是个模糊的概念。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艺考生比文化课考生更低的大学门槛,在别人紧张的高三冲刺时却有三个月的“悠长假期”,可以名正言顺的熬夜看电影……曾经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机缘巧合之下我也成为一名艺考生。

     我不是一个多特别的人,也没什么巨大的优点,但有一点我从来都特别骄傲,那就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初一的时候我看《布达佩斯之恋》,就开始对电影着迷了。这种心驰神往一发而不可收拾,一直到高二那年,我开始为未来做打算,开始找自己感兴趣的专业,一本参考书看下来,我只在“戏剧影视文学”上拿红笔画了圈。这个专业最好的学校是中央戏剧学院!

    考中戏,就必须艺考!而要考上,需要在数以万计的考生中取得前17名的好成绩。

    从那天起,艺考从一个模糊的名词变成了“动词”,变成了我脚下的独木桥。我的文化课成绩很高,在艺考前一直班里的前三名,做了这个决定后,所有人都很不理解,尤其是我的班主任和父母。但幸好那个时候我坚持了下来,在高二下学期长达半年的“持久战”中,他们终于妥协,前提是成绩不出班级前十名。于是高三上学期的半年里,我一遍比以前更努力的学文化课,一遍学习以前没学习过的编导和戏文等专业知识。我只有半年的准备时间,虽然初中高中看了四百多部电影,但艺考的考试范围多且杂,或者说,艺考根本就没有范围。“八大艺术”的每一个方面都要理解的具体,真可谓要的是一个标准的“杂家”。

    我觉得准备艺考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努力:每天洗脸的时候放的都是中国十大名曲,手机里以前的蔡健雅、张悬为了巴赫肖邦土耳其进行曲让路,上政治课一边背物意辩证关系一边写影评,晚自习背完文综,再偷偷拿出两本文艺常识,十一点下晚自习回家还必须继续看一部电影。《乱世佳人》这样的电影几乎让我看了个通宵,这时我才知道什么叫为爱而执着。

    还有一些必须看的电影,虽然不到两个小时,但午夜的时候看我从来都不想看的血腥暴力电影,看不下去还不敢暂停怕破坏电影的连续性,看完了吓得我躲在被窝里等天亮。可那慢长的冬夜可不是好熬的,第二天还要正常上学……

    比起这种辛苦,让人压力更大的是我付出了这么多,牺牲了自己的文化课,拼了命的去学习艺考知识,我到底能不能考上?能不能成为那万里挑一?

    结局来的比我想像中的要早,2014年1月4日,我向学校请了两个月的假,开始我的艺考。

    当真正开始艺考的时候,我才知道那时我的努力有多么重要。

    其实,艺考的结果在上路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

    在艺考中,努力就是运气。文艺常识、故事编讲、即兴评述……考的都是平时的基本功。影评也需要在准备期间大量的阅片量才能比较出几部电影中细微的差别。而最有难度的是面试,如果你有扎实的底子和一定要学习电影戏剧的决心,考官也会为你的执着热情所打动。

    整个艺考,除了因为考试时间撞上了的北京电影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而不得不放弃已经进入的三试。我考的所有学校全部拿了有效名次。中国传媒大学戏文和文编同时获得专业合格证,中国戏曲学院全省唯一合格证,南昌大学第2名,吉林大学第16名,还有我最爱的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影视编导专业全国第3名,还有我艺考的全部理由,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电视剧创作方向,我考了全国第7名。让父母感到自豪的是我在今年的高考中,文化课取得了568(文)分,整整超出我们专业文化课要求的459分一百多分。

    回首艺考路,是牡丹江墨林艺术学校张校长的鼓励和言传身教,让我从内敛的女孩变得自信和坚定,让我在专业知识上的长足进步。还记得许多个寒夜里,我和他借投影仪的灯光,一边吃着盒饭,一起讨论着影片和热点话题;还有墨林艺校就读于中戏的师哥师姐们给我的帮助,是他们让我更加憧憬中戏。

     常言说:父母之爱不言谢。但我知道你们是做着没有任何结果的准备让我参加艺考的,你们只是想让我不后悔,我爱这么好的你们!

    最后,写给那些马上要艺考或者又一次艺考的同学:如果你选择了,就坚持,不管结果怎么样,只要不留遗憾就好。别怨天尤人,参加艺考的大多都是平凡人家的孩子。你既然有野心,就该去收获与之匹配的才华和能力。

    艺考和高考一样,最终还是能力说事,希望你们都能获得自己想要的。     

                      2014年8月24日于中戏

------------------------------------------------------------

 2014年第1期《学子》特约稿—— 
 

永生的“死亡诗社”

——观《死亡诗社》有感
马群(墨林学子 发表作品时牡一中高三学生 后考入中戏电视剧创作专业)
 
让墙壁堵住我的嘴唇吧,
让铁条分割我的天空吧,
只要心在跳动,
就会有血的潮汐。
——北岛《雨夜》

 

《死亡诗社》,这四个字带着哥特气质的神秘,让人不由得觉得是部恐怖片,但实际上它的真正内容却恰恰相反——它的另一个名字可以很好的概括:“春风化雨”。

那是美国最负盛名的高中,拥有百年的历史和最高的升学率——但代价就是严酷的纪律,巨大的作业量,得不到发展的兴趣,以及花季少年被压抑到谷底的自由之心。

但新来的英文老师却将少年们带入了一个全新的、自由的世界:他指着百年前学长们的黑白照片告诉学生人生短暂,当把握当下,不虚此生;把让学生们把用“数学坐标系”方法来分析莎士比亚和拜伦的前言撕掉,告诉学生们应该享受时的激情而不是拘泥与分析;尽管和校规相悖,他还是帮助学生们创建了死亡诗社——在一个昏黑的洞穴用手电筒轮流读着惠特尼、雪莱的诗,“让诗的蜂蜜流过喉咙”……少年们逐渐发现了书本背后的世界,以及自己心底里真正向往的未来。

一切都似乎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当所有观众都以为这将会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学生中最杰出、最有戏剧天赋少年因为父亲的粗暴和不理解,戴着自己第一次演出时的橄榄枝自尽。校方把这一切归咎到新来的英文老师身上,将他辞退。

但,在他离开的那天,他那些曾经最懦弱最死板的学生们,不顾校长退学的威胁,站在自己的课桌上为他大声诵读惠特尼的诗句——“船长,我的船长!”

正如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中所说:“如果你再年轻的时候曾来过巴黎,那么巴黎将伴你一生。”《死亡诗社》中的学生们也是如此。实体虽已不见,但理想却一直都在,他们将带着“死亡诗社”一直走下去——“死亡诗社”,不曾死亡。

我们也正是如此,走过小学、初中、高中,老师潜移默化的在我们的身上留下印记,我们从他们身上认识世界,认识自己,之后再带着他们给予的知识继续上路,走向一个没有他们的未来,纵然伤感,路也必须一个人走。韩寒一直以叛逆著称,但谈及到他的高中老师师时也显得温情:“我很感激我的高中老师,他们是少有的跟你关系不大却一心想让你更好的人,等长大后才发现,这样的人太少太少。”

我们就像一颗行星,在诞生之时最先遇到的是父母,从他们身上吸收光和热,再后来,遇见的就是老师,他们就像有着巨大引力的恒星,把我们带入正确的运行轨道运转着,等到我们脱离他们时,又有新的恒星接纳我们。我们在他们的诱导下,进行着一次又一次的奇妙历险。

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初中的许斌老师,那时的我对文学完全没有一点概念,只以为用华丽辞藻堆砌起来的拗口词句就是所谓的文学,《中考满分作文》就是行文叙事的最佳范本。每次写作文时都虚构出一个善良正义的自己和一份不存在的积极,吹嘘着我对生活狂热的、无边际的爱——但作文的分数却一直不低。

当许斌老师在初二的假期推荐我读沈从文、汪曾祺时,我才看清文字“洗净铅华现素姿”的一面。我一边陶醉与沈从文笔下质朴淡雅的湘西,汪曾祺对生命、对欲望的轻描淡写,一边惊讶于原来真正的文学不是粉饰这个世界,而是用笔尖戳破这个世界的假象,剖析生命的本质,在一片我们羞于承认的“不堪”中,去发现生活真正的美。

从那天起,我不在可以追求“凤头、猪肚、豹尾”的标准高分作文模式,放弃永远乐观的像打了鸡血一样的生活态度,我开始直面自己的心:写下因爷爷的离开而产生的对死亡的困惑;写下自己好朋友万众瞩目时自己心里喜悦里夹杂的微妙的嫉妒;主动去承认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和不完美的自己,写下想成为编剧的梦想……她便在批语中告诉我:“人固然是向死而生,但我们无需惧怕死亡,因为死亡同样是一个新的开始”,她说:“就是这样,朋友不得志时,我们很郁闷;朋友得志时,我们更郁闷——谁都这样,只是你敢于承认。”,她说:“小姑娘,我觉得以你的灵气,可以吃文字这碗饭……”

我从未把她写给我的评语告诉别人,我一直把这些话当成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也从未告诉她,因为她的话,我决定走我最想走的路,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压力参加戏文高考。但我永远,永远感激她,感激她珍视了一个十四岁女孩幼稚的愿望,感激她让我成为现在的我。

我们和老师的关系就像站在地球上仰望北极星,由于年龄和经历的差别,我们不可避免的存在着距离和代沟,但当我们走入名为“成长”的迷雾森林中,我们却从不害怕迷失,我们隐隐的在心底存在一种安宁,隐隐的知道自己肯定能一步一步走出这片泥沼,因为只要抬头,北极星,就在那里。

高中,似乎是一条闭着眼睛也走不完的路,但幸运的事,在这茫茫黑夜,总有你们在我身边——皓月星炜相随。 

 

上一个 返回上级 下一个
| 网站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内新闻 | 艺术实践 | 学员专区 | 特色课程 | 艺考导读 | 招生简章 | 联系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