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学校概况 校内新闻 主持专区 舞蹈专区 书画专区 影视专区 自主招生 艺术考生 招生简章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校内新闻
+ 墨林艺术学校 > 校内新闻 >
用户名:
密 码:
常用工具
牡市教育
全国高校
媒体视角
 
校内新闻
+ 墨林艺术学校 > 校内新闻 >
蓝衣少女(被艾森豪威尔誉为当今世界反间谍第一人的真实故事)
点击次数:77 更新时间:2018-5-11 13:57:59 【字体:↑大 ↓小

蓝衣少女(被艾森豪威尔誉为当今世界反间谍第一人的真实故事)

 

张应力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黑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牡丹江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

 该作品1999年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在2004年《连环画报》第12期上发表。 

蓝  衣  少  女
       
原著:《我的反间谍生涯》
作者:
奥莱斯特.平托(荷兰)
选自
1987年《读者文摘》第6期
改编:张应力
绘画:张应力
尺寸:24.5×10.cm
材质:废旧相纸、旧画报


题 记 ——
    本文作者法国反间谍人员奥莱斯特.平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被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誉为“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反间谍权威”。这里讲述的就是他在大战时期的一个真实故事。

01. 在军部紧张地工作了一年,我完全精疲力竭了。司令崐官命令我去休假,我暗暗高兴。灯红洒绿的巴黎实在让我讨厌,决定便服轻装去L 地,一个战争尚未光顾的小镇。

02. 曲折的小巷,纵横的阡陌,古老的房屋和环绕小镇的河流,以及那明媚的阳光,啁啾的鸟儿,看到这些我的心绪立刻好起来了,忘掉那该死的战争和公务,痛快地过它15天。我住进当地唯一的一家旅馆。

03. 午餐时,我看见一位穿着蓝色衣裙的年轻漂亮的姑娘,独自坐在那儿用餐。她对我的出现如同我对她的出现一样十分敏感。

04. 我一边慢慢吃饭,一边不时朝她望去。终于,我们的目光相遇了,我举杯向她致意。她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几秒钟后,我坐在了她的身旁。

05. 她叫玛丽,在巴黎一家商行的当秘书,也是来度假的。我假称自己是通讯社的职员。

06. 愉快的交谈后,我们租了一条船,溯流而下。暖烘烘的下午使人兴致勃勃。象是老朋友,我们彼此不用开口就能互相了解了。

07. 船静静悄悄地驶在波光迷人的水面上,浓密的树阴使河水变成暗绿色。玛丽让我躺在她的腿上,阳光照着她那美丽的脸,蓝色衣裙下丰满的乳房微起微伏。我们长久地、幸福地搂着,谁也不讲话……   

08. 我们回到旅馆我的房间。如洗的月光把小屋照的如同白昼。我们不声不响地脱去衣物……      
   

09. “Ah,ich liebe dich (德语:啊,我爱你)!”玛丽搂着我的脖子兴奋地喊道。

10. 我仿佛感到血管的血一下子凝固了,我象抱住一具死尸一样恶心。特工人员的本能和多年的训练使我的心翻起来,这美人儿——说自己是巴黎人——极度兴奋时竟讲德语!

11. 我松开她,跳下床抓起衣服就穿。玛丽很吃惊,困惑地望着我,她没有发现自己忘形中说了德语。
    “怎么了,亲爱的?”“我去买包香烟,没烟抽了。”我顺口说道。

12. 她倒在枕头上快活地举起手,指着床头柜上的一包香烟,春情荡漾地说:“你怎么高兴得把这烟都忘了?”


13. “很遗憾,玛丽,我不能。请你不要问。我出去买包烟,半个小时后回来,如果我回来时你还在,我只好逮捕你。告诉你,我是在第二厅工作的,也许你就明白了。”
 

14. 关上门我头也不回地朝河边走去。玛丽是一个德国间谍,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我又多么希望自己的推断是错误的呀!

 15. 十几分针后,我返回旅馆,玛丽和她的行李都不见了。她逃跑了!这等于她承认自己是德国间谍。

16. 可她一片真情,没想到我是军人,并没从我身上捞取情报的念头和预谋。我诅咒自己脱下军装而没脱去多疑的怪癖。如果我把怀疑藏在心里,在假期和这使我神魂颠倒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她不会搞到情报。事后我还可以劝她洗手不干,可是现在……

17. 我惆怅、烦闷,提前返回了军部,埋头工作,尽力忘掉那发生过的一切。

18. 两天后,一个下级军官向我报告说,刚抓住一个特务。我出去一看,呆住了:被捕的竟是玛丽!两名士兵扭着她那纤细的手腕,她态度傲慢,咄咄逼人。她是在窃取情报时被逮住的。

19. 我鼓足勇气,尽力控制住己对她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凄然一笑,耸耸肩说:“这是战争!”

20. 玛丽的勇气在我锐利的目光下终于消失了。她挣脱了士兵,扑到我的眼前,跪在地上抱住我的腿,吻着我那沾满泥浆的靴子:“发发慈悲吧!看在上帝的面上,饶了我吧!”
 

21. 即使在极度痛苦时,玛丽也没有忘记用德语和我讲话,她不想让士兵听懂。但我再不能逃避自己的职责了。我心碎地听着枪毙玛丽的判决。

22. 按照习惯,我问她临刑前有什么要求。她平静下来,对我凄然一笑说:“我要一支**牌香烟……”她说的是我抽的烟名,这烟使我想到那幸福的一天。一天的时间太短了!我的朋友曾给了我一次机会,可惜她再不能给我第二次了。

23. 玛丽在第二天凌晨被处决了。

24. 对这件事我并不感到耻辱,可是为什么偏偏落在我的头上呢?我怎么能忘掉她那张脸呢?即使现在我睡在妻子身边,有时还会突然惊醒,玛丽穿着蓝色衣裙的影子苦苦的折磨着我——“这是战争啊!” 
 

该作品发表于2004年《连环画报》第12期

作 者 像
 
咖啡 画了又话——
 
我曾多次试图在创作的内容和形式上“转向”,但只要看到一个好的故事脚本,就抑制不住想用连环画这种特殊的语言来表现。
和许多喜爱拍摄战争题材的导演一样,我钟情于凝重、深沉、恢宏的战争场面。对英雄的崇拜让我再一次走近他们,触摸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对题材的固执,对技法的探索,让我放弃了惯用的笔、纸、颜料,用废旧的、跑光的或暗房处理过的照片,一刀一针地刻划起来,那深色背影上划出的亮色线条让我愉悦和兴奋,让我像拓荒者一样满足。就这样,断断续续用了近两年的时间,这套反映战争时期的爱情故事才“显现”出来。家人说这是在一堆垃圾中拾回的浪漫。
令我自豪的是这种独创的“刮刻法”连环画,被专家们誉为填补了中国连环画创作技法的空白,至今还总有人问我是怎么画出来的。 ——画家手记

本故事选自《读者文摘》 1987年第6期《蓝衣少女》

偶见《互动百度》竟用我的作品作为题图

张应力受邀为《连环画报》改版撰写专题文章,发表于2010年第4期。

永远的情结
——写在《连环画报》改版之际

□ 作者:牡丹江师范学院 张应力
 
    我与《连环画报》的缘分怕是永远也结不开了,从稚气未脱的少儿到知命之年,她都伴我一路走来。寂寞时,她如一丝清风袭来,用线条、用色彩、用故事开启你的心智;疲劳时,她如一碗佳酿,神奇般地让你放松、让感到生活的美好。

    从当小读者时,我就喜欢照着《连环画报》上的小人画来画去。那时的彩页少,我就自我表现地把整本画报用12色的水彩笔都给填上颜色。然后,借给小伙伴们传看,那在当时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正是这本心爱的画报引领我考上了大学,走上了美术之路。

    那时的美术刊物非常少,各种画刊加一起不过五、六种,而《连环画报》则是所有专业和业余美术最钟爱的刊物了。在当年那可是时尚、前卫、实力的代名词。从大画家黄永玉、周思聪、方增先、朱乃正,孙滋溪……,再到后来红极一时的范曾、沈尧伊、陈逸飞、冯远、陈丹青、罗中立……,那一个人的作品不都曾发表于这方宝地,而每一次发表又都在美术届引起一场不小的“地震”。

    而真正促使我开始下定决心从事连环画创作,还要追溯到1979年初,那时我上大一的下半学期,有同学传看《连环画报》第3期刊出的水墨连环画《伤痕》,而且还说那是咱黑龙江的几个“知青”画家画的。画中生动的形人物象,仿佛就是身边的朋友;精巧的构图错落有致,犹如电影的蒙太奇;淋漓的水墨技巧,展示着画家的才情与个性。我抢过同学的画报,一个人跑回宿舍,趟在上铺把那40几幅小画看一下午,还记得那一夜,我像初恋一样地失眠了。 

    没几个月,《连环画报》又登出了这几小子的连环画《枫》,而这一次的震动远远超过了《伤痕》,而画家刘宇廉、陈宜明和李斌的名字也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脑海。记得当时他们的名气可要超过教授我们的大学老师,上届和班上几个老知青和他们是战友,每每讲到他们时我们就像听神话似的。当时,他们画的速写以及从他们手里传出的陈逸飞、魏景山、夏葆元等海派画家的素描头像照片,也在大学的校园里疯传,这些作品至今我还保留着。

    后来,在省美术馆的一个画展上分别展出了期待已久的部分《伤痕》和《枫》的原稿,尽管那玻璃镜框很普通,但还是有许多人在围观,而我则是站在那画时间最长的人。后来,在学长的引领下,我曾不止一次地逃课去看李斌创作油画《舍得一身剐》,再就是跑到省京剧团地下室潘衡生的家,看他画水墨插图。同样的“知青”生活经历,加之对连环画的钟爱,让我终于也走上了连环画这条“不归之途”。

    遥想当年,我曾得益于老编辑费声福、童介眉、孟庆江等先生的教诲和指点,他们给我的约稿和点评书信,我至今还珍藏着。1986年费声福先生约我赴京改稿,我走进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大院,看到那绿树掩映的《连环画报》编辑部窗口,我真有点朝圣的感觉。记得当时我斗胆地向编辑提出能不能给我看看其他画家的原稿,文编吴锦男从旧书柜拿出了几套连环画原稿给我欣赏,至今我还记得有杨克山的水粉连环画《山羊》和李斌的黑白连环画《第三帝国的兴亡》。杨克山的厚重与洒脱,李斌的细腻与脱俗,给了我无尽的震撼,好像当时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有人说,画连环画的人眼睛都很“独”,这在我这是灵验了,这一眼让我记了一辈子,也影响了我一辈子。那天的中午,吴老师还带我到她家吃的午饭,尽管是家常便饭,但身在异乡的我比吃家里的年夜饭还香。回家不久,我又写信给吴老师,求她能不能向住在她楼上的沈鹏先生索一幅墨宝,没想到十几天后,我真的收到了她寄给我的书法大家沈鹏先生真迹。这作品在今天的分量是不言而喻,它成了我们家的“镇宅之宝”。这意外的惊喜是《连环画报》的馈赠,也折射着老编辑们的朴实和真诚。

    光阴似箭,往事如烟。连环画伴我走过许多年,放不下的笔,割舍不了情。每当看到有为连环画而殉情的(雷德祖、高燕等都是因此劳累过度),我就发誓封笔连环画,不再染指。可阴错阳差,所在大学又因我面开设了连环画专业,本想画油画的我又教授起连环画。一年的教学,徒儿还挺长脸,在2009年第6期《连环画报》“一题多画”专栏征稿中,我的学生连中三元,有三人分获一、二、三等奖,在第9期中又有一人获一等奖,中央美院的尤劲东教授还给予了中肯的点评。记得刚拿到刊物的那一天,徒儿们高兴地唱了起来,本来是他们请我喝酒,可兴奋的我在结账时买了单。

    人怕鼓励,又何况我常在“连坛”转,哪能不湿鞋。一高兴在《连环画报》年度最后一期的“一题多画”中,我又重操旧业,和徒儿们一起画起来。结果是我画上去了,拿了个一等奖,把徒儿们给画下去了。高兴之后是不安,一是咱这么大岁数的跟人家孩子一起比,没啥光彩的,还有许多老将没出山,让我捡着了;二是“连坛”后继乏人,新人还差那么一截子,我辈仍需努力啊!

    时逢虎年,《连环画报》改头换面,虎虎有生气,“保鲜膜”,骑马钉,大画面,重量级,高水准,真的让人爱不释手。特别是看到汪晓曙院长忙里偷闲笔耕不辍,李晨教授不断超越精品叠出,李斌先生又用一年的时间重拾旧梦,着实令人感动,是连环画独特魅力的感召,是几代编辑部同志的人脉,更是广大读者和作者的“前生后世”的缘分。 

    我爱连环画,我爱《连环画报》,我更爱喜欢连环画的读者,是你们让我和跟着前辈的脚步走到今天,还将走向未来……
                                                                       
    2010年2月28日 于雪城(第二稿)


获奖证书


上一个 返回上级 下一个
| 网站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内新闻 | 艺术实践 | 学员专区 | 特色课程 | 艺考导读 | 招生简章 | 联系我们 |